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六 章 又来了

目录:都市玄门医王| 作者:超爽黑啤| 类别:都市言情
    可怜的劳德鲁普还没有认清眼前的形势,他疯狂的吼叫着: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,我是拉斯维加斯的赌王,如果你们这样粗暴,我是不会替你们出战的。”

    于怒未息的司空揽月,再次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上,劳德鲁普又一次重复了刚刚的撞墙动作。

    司空揽月在服用了唐汉的步步生莲丹之后,修为已经成功的迈入了地阶,如果不是还要指望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去对付司空亮的人,她会一脚要了劳德鲁普的命。

    原本一脸满不在乎的戴维斯也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,没想到美丽如女神一般的司空揽月竟然会有如此粗暴的行为。

    马振东再次把劳德鲁普拖到了司空揽月的面前,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,终于意识到了司空揽月的厉害,一对蓝色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司空揽月杀意十足的说道:“你给我听着,如果老老实实把今天晚上的事做好了,我保证一分不少的把钱都给你,如果出半点差错,我让你这辈子再也看不到拉斯维加斯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劳德鲁普吓得浑身一抖,差点没尿了裤子,虽然他是赌王,但说破大天了本质上就是一名赌徒,哪里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威压。

    司空揽月和唐汉几个人离开了贵宾室,马振东一拍手,从门外进来四个人,不过这次再不是身材火辣的美女了,而是赌场的保安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两个看好了,如果有谁想跑的话直接剁碎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马振东说完之后也离开了贵宾室,劳德鲁普和戴维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都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作为赌王的他们在赌术方面确实有着非凡的造诣,这些年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各种高规格的待遇,所以养成了他们目空一切的性格,但今天在华夏终于遇到了狠角色。

    他们在心中暗暗发誓,做完今天这次交易之后,这辈子都不会再到华夏来了。

    唐汉跟着司空揽月重新回到了密室,一边观看着昨天的比赛录像,一边等着李刚和李强的到来。

    已经临近晚上9点了,还没有看到这两个人的影子,唐汉说道:“你是不是猜测失误,这两个人今天不会再来了?”

    司空揽月说道:“别着急,对于赌徒们来说现在刚刚是夜生活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展修身带着李刚和李强出现在了赌场硕大的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马振东紧接着从外面跑了进来,神色紧张的说道:“大小姐,他们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掩,慌什么?他们来了不是正好吗?咱们这还怕他们不来呢。”司空揽月不满地瞪了马振东一眼,说道,“把那两个傲慢的家伙带出去,你该让他们干活了,钱不能白花。”

    马振东也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,怎么也是在赌场上混了二三十年的老江湖,有什么好怕的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重新恢复了淡定,“我这就去办,今天一定要让他们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司空揽月又说道:“记得把他们请到贵宾房去,不要在大厅里面,不然人太多了不太好控制局面。”

    在赌场里面,那些赌客们如果发现谁的手气好了会纷纷跟风,虽然他们的赌注不太大,但也难免会给赌场造成一笔损失。

    司空揽月能有这样的交代,说明她对今天晚上的赌局并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大小姐。”马振东又说道,“大小姐,您跟着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司空揽月说道:“我就不过去了,在这里看得更清楚,记着保持通讯畅通,随时听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马振东离开了密室,司空揽月对唐汉说道:“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唐汉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如果司空揽月请来的两个赌王能够解决掉司空亮派来的人,他是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不想掺和即将开始的赌局,说道:“我也不去了,在这里陪着你看录像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话刚说完,可是突然神色一变,目光落在了角落里的一块电子屏上。

    “我去大厅看看,就不陪你了。”说完之后,他起身走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司空揽月对着他的背影嘟了嘟嘴,喃喃的说道,“刚说好了陪人家,这么快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劳德鲁普看见司空揽月的形象一定会惊掉下巴,这还是刚刚那个杀意十足的霸道女总裁吗?

    在赌场大厅的一张赌桌前,七八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小正太聚拢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分辨一下的话,会发现他们是壁垒分明的两个阵营,一边是六七个衣着整齐的小正太,而另一边那人**着上半身,下身只穿着一条大短裤。

    这些小正太当中,为首的一个对**着上半身的那个不屑的说道:“楚可安,你他妈就是个废物,除了靠着一张小白脸能出去骗骗女人之外什么你都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小正太是燕家的三代子弟燕兴,而他对面这个正是楚家的大少爷,楚可馨的弟弟楚可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此时的楚可安,被燕兴羞辱的面红耳赤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,难道我还说屈你了吗?打架你打不过我,玩儿几把色子也把裤子都输掉了,你还能再没用点吗?”

    燕兴说完之后,跟他身边那些聚拢的世家子弟们一起嚣张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燕兴是楚可安多少年的死对头,他们两个只要遇到一起就少不了一番争斗,可是多少年下来都是楚可安败多胜少,被燕兴压制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世家子弟,只要不是玩儿的太过火,一般家族都不会出面干预的。

    今天燕兴在赌场里面偶然间看到了来玩的楚可安,就提出跟他赌几把。

    楚可安自然是不服气,可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不但把身上的所有钱都输光了,还输光了身上的衣服,现在只剩下一条裤头,光着两只脚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燕兴笑够了之后,又对楚可安说道:“我看你还有点不服气,要不要再给你个机会?

    咱们最后再赌一把,如果你输了,就光着屁股跑回去,如果我输了,就把赢你的所有东西全部还给你,包括赢你的衣服和所有现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楚可安骨子里面有着一股倔强,不然也不会输得只剩下一条短裤还站在这里,但燕兴提出的这个赌法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他可是楚家的大少爷,如果真的光着屁股跑回去,那可把楚家的人都丢尽了,他爸爸绝对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可就此认怂他还极不甘心,特别是对面这人是他的老对头燕兴,如果今天低头认输,以后恐怕是再也抬不起头来。

百盛娱乐

百盛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