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土流笛

目录:都市之名望修仙| 作者:大白佑颜| 类别:都市言情
    第一百六十九章土流笛

    “七哥,你有没有发现,这两个通过的还有先前参加考核的似乎都没有使用法器。”叶良轻拍了一下占七七右肩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单靠灵技就解决战斗,都不是普通人。”占七七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年竞争很大啊。”叶良单手托起下巴,装沉思状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学会了土相灵技能了么?还害怕竞争?”占七七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比,我还是觉得有些差距的,单单修为差距就那么大。”叶良一提到修为就头疼,因为如今是末法年代,修炼资源极其短缺,他师傅黄半仙那的修炼资源实在太少,供应一个慕容峰还够用。

    “哎,算了,不管了,七哥你要是不上去我就先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想再纠结修炼资源的叶良,没有等占七七回话纵身跃上比武台。

    “看!又有人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这小子也能过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少年脸打的还不够么?”

    “咦!这不是刚刚跟赵野、赵蛮发生摩擦的少年么。”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叶良懒得搭理台下的喳喳细语,大步向前。对于观众们见风使舵的样子他早在人群中领教过了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刚刚惹事的玩土小子,我看他还保留了些实力力,看看能跟傀儡斗到什么程度吧。”总会高楼上,薛眉饶有兴趣的自语道。

    比武台上,别凡上前一步,对着高台上的朱唳行了行礼,便将目光锁定向正前方的灰熊傀儡。

    “二百五十,叶良,考核开始!”

    叶良数字爆出,引起台下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叶良单手一拍面庞,无奈道:“我去,能别提数字牌么?前面那么多参加考核的也就说了几个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数字果然适合你啊,臭小子。”一声叶良极为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正是白天找事的赵野,赵野粗壮的胳膊环抱在胸前,带着坏笑,似乎等着看他被傀儡狠狠暴揍一顿。

    痴呆一般的赵蛮屁颠屁颠的跟在赵野身边,呆看着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白痴居然还在,开打前看到这两个白痴,真是晦气。”叶良轻叹一声后闭上双目,数秒后徒然睁眼,表情变的极为认真起来不再在意周围任何喧杂声响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双清澈眸子微光一闪,比武台的地面徒然抖动开来,一道棕黄光层笼罩全身。

    “先下手为强,接招!”

    双掌一击,大喝一声,比武台骤然轰轰颤动开来。

    比武台颤动不断,灰熊傀儡感应到灵力气息后,低吼一声,木质身形再一次变大,踩着笨重的步子朝别凡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灵技,土流壁,起!”别凡轻喝一声,身前骤然出现一个土质圆弧,迎向奔来的灰熊傀儡。

    “土灵技!这小子居然拥有属相灵技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参加考核,用出属相灵技的似乎只有他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他们闹事的时候不是见过了么?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比武台下,众人又一次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朱唳在高台之上看的透彻,饶有兴趣的抚了抚下巴道:“虽然只有炼气中期,但已经能使出这等规模的土灵技,这小子是个可塑之才。”

    叶良笑了笑看了一眼正看着他的占七七,知道别人对他的夸奖都是占七七给予的,如果没有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挚友,也许他还是一个不起眼胖子罢了。

    比武台上,土质圆弧好似怒海上的狂涛一般,带着一股骇人气势直扑向灰熊傀儡,将其彻底笼罩,一个半圆大土球在比武台上豁然成型。

    ‘砰、砰、砰。’

    灰熊傀儡在土球内借着蛮力不断撞击着土壁,半圆大土球球面逐渐有裂纹出现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才撞击几下,就把我的土流壁打出龟裂了。”占七七伸手摸向腰间淡然说道:“正好试试这玩意。”

    拔出土流笛,肥胖身躯极其潇洒旋转一圈,转圈之时双眼再一次微光一闪。

    笛声悠然而出,笛音回荡在偌大的广场上。

    这笛声时而高亢激昂,时而欢快有趣,那音节就如潺潺流水般绵绵不绝,如淳淳溪水般清脆欢快。

    这笛声中还参杂着醇厚的灵力气息,让人倍感舒畅。

    笛声还未停歇,周身的棕色光圈频频发出微光,原本龟裂的土壁瞬间恢复。

    土球内,灰熊傀儡似乎根本不知道球外发生何事,还在一个劲的撞击着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在享受笛声的同时,也惊呼叶良竟用这种方式封印了傀儡的攻势,这样下去,通过考核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人群中五大三粗的赵野惊讶不已,自语道:“这小子还有这一手,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占七七面露一丝微笑,注视着台上的挚友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这场考核就此结束的时候,比武台上的土球内发出一阵沉闷的怒嚎。

    ‘嗷!’

    闷嚎一出,比武台上又一次雷云滚滚,乌云重现,先前击倒赤衣男子的诡异雷波倾泻而出,直冲向叶良所立之处。

    “一直就等你这招呢,傻玩意。”叶良见状却是不急不忙轻笑一声,将笛声节奏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原本悠然的笛声瞬间变得激荡无比,包裹着灰熊傀儡的半圆土球顶端倏地扩出一道平铺的四方土墙,土墙朝四周扩去,如房顶一般将整个比武台彻底遮蔽。

    土墙‘房顶’成型的时候,正好是诡异雷电落地之时。

    ‘轰。’雷电瞬间淹没了整个土造‘房顶’,但是凶猛雷势却没有给土墙造成任何损伤,雷势转瞬即逝,一切恢复如初,只留下一面正方土墙顶立半空。

    “土可不会导电,这是常识。”叶良得意一笑,将土流笛放回腰间,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,得意的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薛唳看了一眼还在比武台上没有消散的土墙,表情竟然颇有几分凝重:“好歹那个傀儡痴汉所造的灰熊傀儡,这小子竟以炼气中期的将这种雷势防御住,土灵技果然是属相灵技中的最强防御体系,加上土流笛这种属性加强宝具,绝对防御么?”

    朱唳不再多想,扯着嗓子吼道:“傀儡无法战斗,叶良,胜!通过考核。”吼毕,见叶良欢呼雀跃的就要下台,忙再一次吼道:“下台之前把灵技收了,这样如何进行下一场?”

    原本打算跳下台跟占七七吹牛逼的叶良闻言才反应过来,抬头见朱唳一脸不爽的样子,吐了吐舌头后连忙收了土灵技。

    随着微颤,那道凭空出现的土墙也随即化为丝丝尘埃,尘埃并没有随风而去,而是直接没入高台,好像重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土灵技,以土生土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加上土流笛的强劲辅助功效,连叶良都没有想到会起到这么好的化学反应,他原本只是报以试用心态:“这上品灵石果然花的值,开来那地老鼠并没有坑我!”

百盛娱乐

百盛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