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章 玩笑玩笑

目录:盛唐剑圣| 作者:无言不信| 类别:百盛娱乐
    李隆基的密信,当然比人来的更快。

    裴旻先一步收到李隆基的来信,得到了他全权负责的任命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任命书,裴旻心底没由的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李隆基的愿意放权,敢于放权的脾性,裴旻是知道的,也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不管是历史上,还是现在,他这个脾性毛病都未改变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自己信任的人,如历史上的李林甫、杨国忠、安禄山,又如现在的他。

    但是裴旻不觉得与拜占庭使者的商议需要特地让他出面。

    这种外交的事情,李隆基只要交由礼部负责,而他在幕后掌控足矣。只要坚守底线,裴旻相信以拜占庭现在面临的局势,终究会妥协的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因为身体不适,无心处理,还是单纯的偷懒?”

    裴旻心底沉吟着,要是前者,那到无所谓,万一是后者,可是不好的一个预兆。

    “裴帅,裴帅?”

    见裴旻看着密信发呆,正在说事的王维叫了两句。

    裴旻回过神来,将密信递给了他说道:“再过不久拜占庭的使者就会来姑臧与我们商议结盟的事情,你去驿馆安排一下。未来我们的盟友,在这礼节上不能亏待了他们。毕竟我们可是未来的老大哥,照顾他们小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王维一口应下,随后也看了信,笑道:“陛下对国公依旧如此信任。”

    裴旻却若有所指的道:“信任是好事,可我就怕信任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在姑臧等了五日,裴旻也得到了查士丁尼来访的消息。

    尽管是满心的不情愿,查士丁尼还是来到了姑臧,拜会心底最为痛恨忌惮的“犹大”,商议同盟事情。

    唐王朝与拜占庭的结盟算得上是大势所趋。

    但是也如裴旻预料的一样,商谈的经过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拜占庭也自诩千年古国,作为罗马帝国的后裔,他们的自尊面子不甘心成为唐王朝的小弟,极力促成相互平等的盟友关系。

    而裴旻自不认同。

    就算是盟友,也要有大小尊卑之别。

    平等关系的盟友,反而不利于对话。

    因为关系平等,遇到什么事情都来个商讨商议,尔虞我诈的斗嘴。

    真要需要对方的时候,哪有那个时间?

    盟主与盟众的关系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盟主直接发号施令,盟众固然可以选择听与不听。

    但是听有听的应对之法,不听也没有不听的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不至于关键时候,还要费心思来猜盟友的举动。

    而且事情也关系着国家与国家的尊严面子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的尊严与面子就是他的政治资本,在裴旻心中唐王朝是最强大的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过气的拜占庭,就算是阿拉伯想要跟唐王朝结盟,也要以小弟的身份,不然免谈。

    这有了分歧,自然就会有面红耳赤的争论。

    查士丁尼不像莫斯雷马萨那般,学会了华夏语。

    而裴旻对于拜占庭也显然不及阿拉伯重要,没有特别去学拜占庭的语言。

    他们的交流依然需要通过翻译。

    查士丁尼扯着嗓子道: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我罗马帝国是神圣的,是受大主教请上帝庇佑的国家,有着悠久的传统历史,我们很强大,我们的水军,天下无敌。我们与他们唐王朝一样,是对等的。而且阿拉伯、吐蕃,他们的敌人是你们,而我们只有一个就是阿拉伯。跟你们结盟,我们必然会得罪吐蕃。本来我们就吃亏,还要我们认你们做盟主,这不可能,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查士丁尼的态度很是决绝。

    拜占庭是裴旻的叫法,也是后世人的加法。

    历史上有三个罗马帝国。一个是西罗马帝国,一个是东罗马帝国,还有一个是神圣罗马帝国。

    为了更好的分辨,后人才将东罗马帝国叫为拜占庭帝国。

    而拜占庭自己是一直以罗马帝国的正统自称的,故而查士丁尼这里称呼自己为罗马帝国。

    原本在唐王朝的历代记载中,拜占庭帝国一直称为拂菻国。

    后来裴旻改不了口,叫着叫着,受到他的影响,现在唐王朝也跟着裴旻一起改拂菻为拜占庭了。

    裴旻听了翻译,听闻查士丁尼炫耀自己国家水军的强大,心底带着几分的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当然他并不否认这点。

    拜占庭帝国的水军确实强大,就如三国时期的东吴一样。

    东吴以水军立国,而拜占庭同样以水军立国。

    他们的整个国家,有一半国土都拥有海岸线,尤其是国都君士坦丁堡,位于巴尔干半岛东端,博斯普鲁斯海峡南口西岸。扼黑海入口,是欧、亚交通要冲,而是横跨亚欧大陆的一座巨城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,拜占庭的造船航海技术在这个时代是无任何国家可以相比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裴旻早在多年前就已经了解了,并且通过交易,安排了机敏的人,拜占庭学习造船航海技术,以来提高唐王朝的造船航海水平。

    裴旻作为一个后世人,深知固步自封的可怕。

    故而自信却不自大,该学的绝对不会因为面子什么的,而不故作姿态。

    已经有好几年了,时不时的,裴旻也得到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安排的人,已经成功学到了拜占庭商船的技巧并且送到了工部。

    工部不但仿造出了拜占庭的海商船,而且还综合了唐朝自己工匠的研究,加以创新,造出了性能更加优越的海商船,与新罗、倭国展开了贸易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第一步,裴旻真正看中的还是战船……德罗蒙。

    裴旻深知未来的大航海时代的海军强国如西班牙、意大利、威尼斯、法国等国家的加列战舰,皆是经过德罗蒙改良而成的。

    “先让你吹一会儿,等日后我们改良了德罗蒙,以火药配战舰,还比不上你们的希腊火陪战舰?”

    裴旻心底琢磨着,脸上却淡定自如。

    挥挥手,让王维送上了一份地图,挂在一旁的架子上。

    查士丁尼看着地图一怔,地图是一副非常完备的西方地形图。

    由西域为起点,上达突骑施、葛逻禄、下到南方的天竺,然后向西方延伸,更别是阿拉伯与他们的拜占庭等国家。

    地图一直到伊比利亚半岛的西哥特王国方才终止。

    看着这幅地图,查士丁尼再一次意识到面前这位对手的可怕。

    他似乎永远都准备的那么充分,永远都比他们看得更多更远,也再一次为阿拉伯帝国疆域之广而吃惊。

    一个兴起不满百年的国家,居然打下了如此多的疆域,实在可怖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幅地图!”

    裴旻体现了自己身为老大哥的气度,并没有面红耳赤的跟查士丁尼斗嘴,而是选择以理服人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阿拉伯之前刚刚灭了西哥特王国,几乎打到了西面的尽头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阿拉伯确实是一个横跨亚欧非三大陆的强国。

    他们往西发展,几乎打到了西边的尽头,也就是后来的西班牙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西班牙过去就是大西洋,然后是未来的世界霸主美国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大西洋几乎就是天堑,这个时代的海航技术是不可能横跨大西洋的。

    故而裴旻这里称“西面的尽头”附和这个时代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他们往西已经无处发展,故而才调转兵马,往东发展,西域就成为他们下一个目标。”

    查士丁尼面无表情,这是明摆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裴旻接下来的一番话,却让他坐立不安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奇怪,莫斯雷马萨对我大唐的态度。他一直做出与我惺惺相惜的姿态,不止一次表示要跟我来一场正大光明的战役。要不是他妻妾成群,我都怀疑他对我有什么别的看法……”

    裴旻开了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但是查士丁尼却笑不起来。

    裴旻继续道:“我研究过莫斯雷马萨,他的作战风格很强硬,擅于打硬战,打苦战,他天生有着一股能让兵士效死的魅力。但他并非是无谋之人,无谋之辈。一个莽夫,不可能百战百胜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假象,莫斯雷马萨真正的目的不是西域,而是你们。他算准了我朝短期内无法不能向外扩张,故而多次挑衅我这个边帅,制造两国之间的摩擦交战的气氛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气氛越浓,你们就越掉以轻心。一但你们以为莫斯雷马萨不会攻击你们的时候,只怕就是君士坦丁堡落陷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查士丁尼强硬道:“君士坦丁堡不可能落陷!”

    裴旻不屑一顾的道:“这世上就没有不落陷的城池,只要有一线机会,君士坦丁堡一样可以攻下。”

    查士丁尼默然不言,继续说道:“依照你这么说,莫斯雷马萨进攻天竺也是假象?”

    “不,那倒是真的!因为莫斯雷马萨确实再做与我大唐一战的准备了……”

    裴旻指着地图道:“你们能够守住君士坦丁堡,靠的不是君士坦丁堡,而是水军。重复那句话,没有不落陷的城池,昔年君士坦丁堡攻防战,你们能赢,靠的不是城,是水军,是希腊火。恰好水军是阿拉伯的弱点,这才是君士坦丁堡不弱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莫斯雷马萨懂得扬长避短,他知道就算组建水军,也比不过你们。所以他将目标放向了西域……总督再看这幅地图,如果地图上的西域变成阿拉伯的疆域,那是什么样一个景象?”

    裴旻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查士丁尼已经是一脸的吃重了。

    这西域真的成为了阿拉伯的疆域,那么阿拉伯的大军将不需要水军就能袭击他们拜占庭的大后方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突骑施陷入了内斗,根本就不可能防得住阿拉伯的大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不只是唐王朝要保西域,他们也要保西域。

    “我大唐的情况,你应该了解。就算我们丢了西域,也不会造成很大的损失,可是一旦西域成了阿拉伯帝国的,你们拜占庭可就要灭亡了?陆军,你们绝对不是那头狮子的对手,这一点,相信你们自己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裴旻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查士丁尼听翻译一字一句的说完,目光灼热的看着裴旻,竖起了大拇指说道:“国公确实了不起,对于阿拉伯语我罗马的国情局面分析的淋漓尽致。但国公也别小看了我们,你了解我们,我们也了解你们。你们是不可能放弃西域的,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,都会跟那头狮子一战。”

    裴旻也不隐瞒,起身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们华夏有一句话,叫做犯我疆域者,虽远必诛。我早已做好了一战的准备,只是你也知道。阿拉伯联系上了吐蕃,意图集合两国之力来攻,我这边的压力不小。莫斯雷马萨面对这种局面还给出了一个两全之法,我们任由他收拾你们,他们放纵我收拾吐蕃。将你们两个不安分的解决了,再来正大光明的一决高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裴旻自然是胡诌的,莫斯雷马萨也不敢定下这个盟约。

    莫斯雷马萨情愿与唐王朝在西域打一架,也不会这样选择的。

    毕竟万一唐王朝反悔,直接断了他们的后勤,那他们就玩蛋大吉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假道伐虢的例子就在书中,裴旻也不可能同意借道一说。

    但是查士丁尼这里却不能不信。

    毕竟关乎他们国家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查士丁尼一直以为唐王朝将阿拉伯的注意吸引过去了,到了今时今日,他才知道至始至终他们拜占庭才是阿拉伯的目标。

    裴旻突然笑了起来,说道:“莫斯雷马萨如意算盘打的是妙,可是将我当成傻瓜了。吐蕃那穷地方,哪里比得上你们国家发达厚重。让他吃了你们,他的实力将会提升一大截。而我们吃了吐蕃,实力或许还可能下降。这种买卖,我可不干。我情愿跟他分刮你们,也不去找吐蕃的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查士丁尼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裴旻马上摇着手道:“玩笑玩笑,我唐王朝最是友善,绝不干这种缺德的事情。话题扯远了,还是说结盟吧!阿拉伯是你们的宿敌,而且对你们的用心,那是世人皆知。同样的,他们对我大唐也极不友好。我们不愿与虎谋皮,我们的结盟,也是大势所趋。但蛇无头不行,以我朝为兄,你们为弟,是在下眼中最好的方法之一。”

    他将之一,咬的极重。

百盛娱乐

百盛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