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远东战争卷 第二九四章 渔人行动(六)

目录: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| 作者:木林森444| 类别:散文诗词
    就在日本计划加强对华东政fǔ的情报收集工作的时候,华东政fǔ的情报部‘门’也正在做着总结工作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华东政fǔ的所有部‘门’都在行政区里有各自的办公楼了,但只有两个部‘门’例外,只是在行政大楼里设了一个办公室,处理与行政院的相关事务,而在行政区之外,另设有办公的地点,这两个部‘门’一是军委,而另一个就是安全部了,因为这两个部‘门’的情况比较特殊。

    军委的主要办公地点当然是设在效区的训练基地里,地区广阔,但安全部的办公大楼则设在青岛东北区的一个不起眼的新建三层砖‘混’小楼里,‘门’牌也不很显眼,如果不是因为‘门’口有卫兵守着,只怕是谁都不知道这里是政fǔ的一个部‘门’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华东政fǔ入主青岛己有三年多的时间了,城区面积己经扩大了3倍多,而人口更是增加了4、5倍有余,有青岛户籍的人口己超过了40万,还有15万左右的常住人口,大多都是官员和军人的家属,另外还有10万多的流动人口,因此青岛已经初俱一个大城市的规模。安全部的办公大楼就是位于一个新建的城区,周边都是一‘色’的砖‘混’结构房屋,位置也比较偏避,确实不引入注目。

    在政fǔ中也有不少关于安全部的传说,有说其实安全部的办公大楼附近的房屋都是安全部的产业,而且地下都用地道连通,四通八达,光出口就有十几个,还有传说这里的办公大楼只是一个幌子,其实安全部的真正地点另有他处,当然安全部的俱体情况,除了行政院的少数几个人之外,其他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座不起眼的小楼就是安全部的正规地点,安全部的主要领导、管理人员都在这里办公。这时安全部的主要领导成员正在三楼的会议室里招开一个会议。

    机要外秘书程瑛道:“根据我们的监视,可以确认这6个疑似目标中的5个都确定是日本设在青岛的情报据点,其中有3个是我们早就己经得到了确认的,估计日本方面对此也是心知肚明,这3个情报点就是故意暴‘露’出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掩护其他的情报据点。而另外2个则是在‘渔人行动’的事件之后,我们才能够确定,如果不是‘渔人行动’估计这两个情报点还在潜伏中,但还是有一个疑似目标这次并没有任何反应,因此我们还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商其松点了点头,道:“能够确定两个情报点,这己经是相当大的收获了,也说明这次‘黄雀行动’是成功的,对这两个情报点的监视等级都提高一级,但不要让他们察觉有变化,而另一个虽然还不能确定,但也不能排除嫌疑,不排除还在潜伏中的可能,因此监视维持不变,另外对那3个己经暴‘露’的情报点应该进行抓捕,否则出了这样大的事情,我们还没有一点动作,肯定会让日本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特勤处处长李相周道:“干嘛不把那两个己经确认的情报点也给端了,还继续监视他们作什么?白白‘浪’废人力,现在我们组的人都是满负荷运转,也让我们省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商其松摇了摇头,道:“不,现在还不是抓捕他们的时候,‘黄雀行动’只是一次试探而己,抓捕己经确定的3个据点,只是要让日本人放心,让他们以为自己的两个暗点还没有暴‘露’,因为就算是我们把日本的情报据点都拔了,日本人还是会派人再来,我们还要重新确认,除非是我们彻底和日本翻脸,那时可以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,但现在我们和日本到底还是合作关系,也不能做得太过份了,到不如留着他们,更好监视;另外现在就抓捕他们,还会打草惊蛇,破坏了政fǔ的大计划,所以还要再监视他们一段时间再说,总有一天会将他们连根拨起的。我们先打掉那3个己经暴‘露’的情报点,也可以省下不少的人力来。”

    李相周道:“那到也是,好吧,只能先忍耐一段时间再说。”

    商其松道:“好,把这次‘黄雀行动’的相关资料都整理一份,我要送‘交’给行政院。”

    经过了这3年多的发展,现在的安全部己经发展成为一个十分庞大的组织,固定的工作人员多达200余人员,另有外派、行动、公干人员300余人员,下设的部‘门’齐全,分工明确、各司其责,还有600余外围人员,而且这还不算线人、暗线等非正式人员。

    现在安全部己在山东全省布置了严密的安全网络,3年多以来先后破获了20余起针对华东政fǔ的安全事件,其中既有清廷主使,虽然现在清廷基本放弃了对山东的控制,但对华东政fǔ可并没有完全放弃,毕竞现在华东政fǔ己是清廷的心腹大患,总要‘弄’清华东政fǔ的打算行动,因此向山东派遣了不少情报人员,收集华东政fǔ的情报,当然顺带着也搞一些破坏活动,到也没打算靠这些活动颠覆华东政fǔ,但也总算是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清廷本来就没有完善的情报系统,因此派到山东的情报人员能力、业务水平实在太差,结果到了山东一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暴‘露’了,就算有个别能力算强的,但无奈身边都是一群猪队友,也被拉下水去。最终被安全部抓捕了不少,但清廷却是前仆后继,抓了一批又送来一批,就像割韭菜一样,安全部先后己抓捕了200余名清廷的间谍,后来安全部也恹了,只要是不在山东搞破坏行为,也就不再抓捕,而是监视起来,这样反到省事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除了清廷有谍报人员之外,各国也都有向华东政fǔ派遣情报人员,不过各国的情报人员基本只是收集情报,到也没有搞什么破坏行动,毕竟这种活动没有太大的意义,因此只要是做得不太过份,安全部对他们只是监视,并没有抓捕。而各国的谍报人员中,又是以日本居多,占到了七成以上,而且收集情报也最为积极,不少行为都超过了华东政fǔ的底线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由于日本人和中国人的人种接近,文化相似,因此做起情报行动要比其他国家更为方便得多,而且日本也要远比其他各国更重现对中国的情报工作,对中国的情报渗透极为严重。不过华东政fǔ不同于清廷,安全防范极严,也抓了不少日本间谍,当然这些都是在暗中进行,双方的政fǔ都没有公开。

    后来日本也意识到华东政fǔ和清廷不一样,情报行动也收敛了许多,不敢做得太明显了,而是隐密得多,并且也加强了反侦察行动,采用多设据点,各个据点之间并不互通,由总站直接指挥,甚致不惜暴‘露’几个据点,将作弃子以‘混’淆华东政fǔ的视线,也给安全部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困难,因为出现了大量的疑似情报据点,又不能直接抓捕审问,需要长期监控取证才能够确定。

    这次海军部制定的“渔人行动”,让安全部充份利用,因此也制定了一个“黄雀行动”计划,打算借这次行动来查清日本设有青岛的情报据点。

    由于渔人行动确实十分突然,海军部也是临时起意,前后就只有一天的时间,而日本设在青岛的总站自然是毫无察觉,因此只到人民军海军的舰队出动之后才发现,结果日本设在青岛的总站顿时就炸了锅,这样重大的事情竟然一点因信都没有,这自然是情报人员的重大失误,肯定是要受处罚的。

    当然受处罚还是其次,关建是人民军海军的舰队出动到底是要干什么,如果是对日本不利,造成日本的重大损失,那么青岛的情报人员只能剖腹自杀谢罪了,因此也紧急弥补,让各情报据点各显所能,将这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到国内。

    而在慌‘乱’之中,难免也就会‘露’出一些破绽来,何况是安全部还专‘门’有针对的制定了“黄雀计划”,在电报局、港口等地布下了严密的监视网络,并且故意设置了一些障碍。原来青岛没有直接和日本相通的电报,需要通过天津或上海转发,因此电报局故意说天津、上海的线路出了故障,让日本的情报人员为难,虽然最终还是让他们将情报发出去了,但却让安全部又找出了两个隐蔽的情报点来。

    在海军的“渔人行动”结束之后,安全部又出手捣毁了3个日本用来作弃子的情报点,让日本方面认为其他的据点还没有暴‘露’,暗自的庆幸。这样双方的情报部‘门’的这一次‘交’手也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“黄雀行动”对安全部来说,只能算是一场热身赛,因为在华东政fǔ正式参战的时候,日本的情报人员肯定还会再有一次大行动,而那时安全部可就不能让日本间谍轻易将消息发回去,并且那时还要将日本设在青岛、甚致是在山东的情报网络全都一网打尽。

百盛娱乐

百盛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