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世降临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 师傅!?

目录:圣印至尊| 作者:淡味冰淇淋| 类别:百盛娱乐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百列城外,一片空旷的岩石路上,兀的一声巨响炸起。

    只见在岩石路间的一角,忽然宣泄起了一股惊人能量波动。一道身影,在这能量波动下,也是被迫顿住了继续向前的身形、

    这身影,赫然正是梦风。

    在他后方,一道身影也是在此刻,从远处半空瞬间闪掠到了近前。显然正是百列城内镇守的那位万翟宫大帝,林州。

    “小子,在本座面前你也想跑?”

    看着下方梦风,林州那一张微微发福的圆脸上,此刻充斥着毫无掩饰的杀意。

    那一身大帝气势,也是随着他掠至近前,笼罩在了梦风身上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这股大帝气势比之先前的半步大帝气势,不知要强出了几分。在这股气势下,梦风可以清晰感觉到他体内的印之气流动,都受到了不小的滞怠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梦风脸上不禁掠过了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将速度提到极致,但还是比之林州要慢上一截。境界上的差距,让两人的速度也难以成正比。

    “小子,说吧,你要怎么死?”

    一身大帝气势碾压着梦风,林州看着梦风冷漠问道。

    有大帝气势压制着,他根本不担心梦风此刻能逃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还没打算死!”梦风朝着林州露出一抹笑容,手中一道法诀打出,身周顿时绽放起一圈紫光。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眼看着紫霄随心步就要施展出,在这时林州忽然发出了一声冷哼,一股磅礴压力骤然降临在梦风身周。竟是硬生生将他的紫宵随心步给打断,让他的身子镇在了原地,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“嗯!?”

    眼见这一幕,梦风的脸色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一位注意力集中的大帝面前,紫宵随心步根本不可能自由施展。

    当初在那海族传承洞府,梦风欲施展紫霄随心步时,就给那海青云用结界打断。自那之后,他就明白紫宵随心步绝非无敌。凭借大帝的实力,完全有能力将其打断。

    眼下被林州打断的这一幕,无疑就是最好的说明。

    “哼,在本座眼皮子底下,你竟还想逃?真是不知所谓!也罢,今日本座就让知道,大帝与寻常帝境的差别!”

    林州看着眼前梦风,不由再次冷哼了声,只见他一抬手。一股无形能量波澜,顿时自其身前涌出,直接笼罩了前方整片岩石路区域,朝着梦风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在林州那一身大帝气势的镇压下,此刻梦风本就动作勉强,再加上眼前这能量波澜覆盖面极广,自然闪躲不及,身子直接给席卷在了其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只听林州一声低喝随之传来:“大道镇压,镇压法则,镇!”

    伴随这低喝声落下,一股骤然加剧了不知几倍的压力,直接降临在了梦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蓬——”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梦风一身衣衫便是在这股重压下碎裂,那坚实的**,也是很快开裂出一道道血口。随着一声炸响,只见他整个身子炸出了一层血花,瞬间让他变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而他身上那被开裂的血痕伤口,并没有因此就停止流血,相反在这股镇压之下,他伤口处流落血水的速度,变得异常之快,伤口开裂也是愈发之大。按照这个趋势下去,要不了多久,他直接会因失血过多而亡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在这股镇压之下,梦风别说是挣脱出去。就是连身子想要稍微动弹一下都难。就好像在这股镇压之间,蕴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法则一般,死死将他禁锢在原地,让他无法根本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梦风曾经在古宗决斗场遇到的全之行,虽然身具控制重力之势,但其的重力,却远不如眼前这镇压带来的压力恐怖。

    或者说,后者完全就是前者的一种进化版。

    “大道法则,这就是大帝强者独有的道吗?”感受着周身的镇压法则,梦风忍不住暗想到。

    突破帝境已经这么多年,对于帝境之上的大帝之境,梦风当然不会不了解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大帝,虽为帝境范畴,但却超脱出了帝境一重境到三重境?原因就是因为,要踏入大帝之列,那便必须悟出属于你自己的道。就与踏入帝境需要凝造出属于你自己的领域一样。

    梦风虽然碰到过不少大帝,但真正亲身感受到这道之法则,却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梦风心下其实一直抱着一种侥幸,那就是觉得以他的战力或许?与一位寻常大帝交战,且落于不败。这也是为什么,在先前面对林州时,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恐慌的原因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真正感受到这道之法则后,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,错的很离谱。

    道之法则,这根本不是如今的他能够抵御的。甚至在这法则之下,他根本做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此刻,是梦风为数不多的一次,感受到他离死亡这么近。

    在这镇之法则之下,他别说是挣脱,就是想要止住身上流血的伤口,都是无能为力。只能眼睁睁看着, 他身上的鲜血不断流出,直到最后彻底流干。

    这种死亡扑面的感觉,让梦风也是不由自主诞生了起丝丝惊慌之感。

    难道他,真的就要陨落在此了吗?

    “小子,你放心,本座不会这么轻易就将你杀了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半空中的林州那张发福的脸上,露出了一抹冷然地笑容,“你杀本座弟弟林涛,若你就这么轻易死了,那就太便宜了。你放心吧,本座会将身上的每一块肉,很细致很细致的一点点切下来,让你在无边痛苦之下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!”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林州的话语一落,他的身子顿时化作了一道疾电,顷刻间便来到了梦风面前。二话不说,只见他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,匕首挥动之间,率先朝着梦风右肩刺来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眼看着梦风就要刺入梦风的右肩,就在这时,一道破风之声陡然自一侧响起。只见一道指芒,远远朝着林州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州面色一变,身子顿时闪躲而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指芒落在旁侧岩石路上,顿时轰出了一道烟尘四溅的地坑。

    “谁!?”

    林州顿时反应过来,目光不由朝着四下看去,口中发出了厉喝声。

    明明见到了这指芒,但他此刻,却没能捕捉清这指芒主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嗯!?”

    不过也在这时,似感应到什么,林州目光陡然朝着旁侧一个方向直射而去。一旁被其镇压着的梦风,也是缓缓扭头望去。

    “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?竟然想如此折磨本座之徒,小渣崽子,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啊!!”

    身影未至,一道声音率先传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声音的刹那,梦风瞳孔猛然一缩,旋即眼神立马涌现出了一抹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林州,听得这话先是一怔,旋即似意识到什么,他那张脸色顿时大变。身子想要离开原处,却已是做之不到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这瞬间,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且一只手只掐住了他的脖颈,将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州瞳孔猛地瞪大,其间充斥满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大帝,林州警觉性有多高不用多说。但就是这样,眼前之人,竟然还能在他根本没能反应过来之下,掐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提起。除了恐惧,林州此刻脑海中完全容不下其他情绪。

    因为能够做到这点,说明眼前之人的实力,必然要远高于他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三流大帝,林州实力在大帝中虽不算很强,但也不是轻易就能被制服。而对方能够这么轻易做到此刻的举动,足以说明对方实力,至少要高过他两个等级。也就是说,眼前之人,至少也是一位一流大帝。

    一流大帝。

    这对于出身万翟宫的林州来说,并非没有见过,但这并不妨碍,他知晓这等级存在的恐怖。至少相比于他,一位一流大帝完全有能力将他全方面秒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何人!?”

    瞪着眼,因脖颈被掐着,所以林州声音也是显得有些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至少没等他面前之人回答,一旁梦风的声音,已然告诉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不错,眼前这道身影,一身暗红衣袍的身影,正是梦风那位便宜二师傅,暗红衣袍中年。此刻的他,身上穿着的,依然是一件暗红衣袍,那模样明显也是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的师尊!?”

    听得梦风的叫唤,林州瞳孔骤缩,忍不住喝问出声。同时心底,也是顿时产生了一股不妙之感。

    “诶,乖徒儿!”

    暗红衣袍中年压根没有理他,而是听得梦风唤声,顿时转头看向梦风,脸上洋溢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为何会在这?”

    在暗红衣袍中年出现后,那本镇压在梦风身上的法则,显然已是消失不见。这让他顿时走到近前,忍不住好奇看向前者。

    闻言,暗红衣袍中年微微一笑,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看向了他手中掐着的林州,淡笑道:“乖徒儿,具体情况,为师过会再与你阐述。现在,且让为师先将这家伙处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暗红衣袍中年这才看向手中掐着的林州,阴森森地一笑道:“胆敢欺负本座的乖徒儿,小渣崽子,你还真是有胆啊!你想让本座的徒儿尝那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滋味是吗?那本座现在,就让你来尝尝看这滋味!”

    只听暗红衣袍中年说罢,那掐着林州脖颈的手掌间,忽然涌动出了一圈死灰色的阴气。在林州恐惧的目光下,瞬间布满了他全身。

    “阴…阴气!!你是西极圣宫的人!?”

    看到这死灰色的阴气,林州顿时瞪大双眼,忍不住惊吼出声。

    暗红衣袍中年根本没有理他,掐着他脖颈的手一用力,那四下的死灰色阴气,就好像受到了牵引一般,猛地朝林州身体的每一寸毛孔间渗透而入。

    “啊!!——”

    很快,一阵令人听得直感头皮发麻的凄厉惨叫,顿时在场中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一旁梦风见状,忍不住暗暗吸气。

    作为阴气修炼者,他自然明白这样用阴气渗透入一个正常人类,每一寸肌肤的毛孔间,那所能带来的痛苦。

    哪怕是梦风曾在古宗决斗场,进行过那对痛苦意志的磨炼。此刻,也是不禁为林州正品尝着的痛苦感到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特别是暗红衣袍中年,明显不是第一次这么用阴气来折磨人。

    那阴气一点点渗透入林州的毛孔,这让后者痛苦到极致,但却又不会因此而亡。并且在渗透到一定程度后,暗红衣袍中年便又会将这渗透进去的阴气从林州体内吸出来,这也就致使对方根本不会死亡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完全能够做到无休止的折磨对方。

    “混账,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!!”随着阴气被吸出,林州此刻又恢复了过来,顿时不由朝暗红衣袍中年怒喝道。

    梦风看得出来后者的意图,他岂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暗红衣袍中年,这是说到做到,想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这让林州心间,忍不住生起了浓浓恐惧。

    刚刚那种痛楚,若再来一遍,想想就让他浑身发寒!

    只是暗红衣袍中年,哪会如他所愿?这不,只见又是一圈阴气升腾,在他有意的控制下,开始一点点再次渗透入林州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!!——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于一时间响彻这百列城外的岩石路区域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,这声音才消失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没用的废物,才不过第三波竟然就承受不住了。”看着面前昏死过去的林州,暗红衣袍中年不由撇了撇嘴。同时转过头,看向一旁梦风,露出了一抹笑容问道:“乖徒儿你说,这家伙要为师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还是由师傅你来定夺吧。”梦风张了张口,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暗红衣袍中年点了点头,手一抬,顿时一层浓厚阴气翻滚而起,直将林州整个昏死的身子吞噬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百盛娱乐

百盛娱乐